首页 商标超市

 
商标案例 专利案例 著作权案例 域名纠纷 技术合同纠纷 其它案例  
 
 
 
 
 
         原告厦门全圣实业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李叔兴商标侵权纠纷一案   返回商标案例页面
加入时间:2007-4-17 22:10:59  点击:2177次  编辑:中国法院
   
原告厦门全圣实业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李叔兴商标侵权纠纷一案
提交日期: 2007-01-25 15:13:17
上海高院知识产权庭维护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6年沪一中民五(知)初第176号
 
    原告厦门全圣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圣公司)诉被告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保圣公司)、李叔兴商标侵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06年6月26日受理后,根据原告申请,本院于2006年7月14日作出民事裁定,对两被告进行了财产保全。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6年9月5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全圣公司委托代理人陈一虹、被告李叔兴委托代理人李钟年律师到庭参加诉讼。被告保圣公司经本院依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故本院依法进行缺席审判。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全圣公司诉称,其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专门从事生产、加工、销售眼镜、镜框、眼镜零配件的企业。原告于2004年9月7日从厦门泰利眼镜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利公司)分别受让取得了“PROSUN及图”、“PROSUN 普罗尚”、“PROSUN”、“保聖”注册商标专用权,核定使用商品为第9类眼镜等商品。2001年2月22日,原告的“PROSUN”商标还被授权获得了国际马德里商标注册。2003年7月14日,原告注册取得“PROSUN 保圣” 注册商标专用权,核定服务项目为第44类“眼镜行”。经过近10年的苦心经营,原告的“PROSUN”、“PROSUN 保圣”等商标已在眼镜商品及眼镜行服务的国际市场上拥有极高的知名度,经销商亦遍及全国各地及欧洲各国。近期,原告陆续收到经销商及个别消费者的投诉信,方知两被告在市场上销售侵犯其商标权的商品。2006年5月18日,原告工作人员从被告李叔兴个体经营的临海市保圣眼镜厂(以下简称保圣厂)购得由其生产的“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牌玻璃光学太阳镜、司机安全专用镜、防曝玻璃偏光太阳镜。原告发现产品的包装盒上、产品说明、吊牌、眼镜布上标着“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商标,并在眼镜的镜脚末端亦嵌有“保圣王子”标识。此外,在产品吊牌上注明本品经销商为“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制造商为“临海市保圣眼镜厂”。原告认为,两被告使用的“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商标近似于原告的注册商标“PROSUN”,发音近似于汉字拼音“POSEN”,极易使人联想到“保圣”二字,且该英文和中文“保圣”用于同一商标中,极易令消费者误认为系原告商品,混淆商品的来源。此外,两被告均在自己的企业字号中使用了与原告注册商标“PROSUN 保圣”中文部分完全相同的名称,极易令消费者误以为两被告是保圣牌眼镜的正牌厂商和经销商。两被告的行为已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规定,严重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原告起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两被告立即停止生产、销售“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牌眼镜及停止在眼镜及零配件产品上使用侵犯原告商标权的“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商标;2、两被告在《中国眼镜科技杂志》上消除影响、公开向原告赔礼道歉;3、两被告停止使用“保圣”企业字号;4、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30万元(含原告提起本次诉讼所花费的一切合理费用)。
被告保圣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其既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也未提交证据。
被告李叔兴辩称,1、其已于2005年5月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商标,并已收到受理通知书,故在主观上无侵权意图;2、“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商标系中英文组合商标,和原告的商标有本质区别,无论从字母组成、字数、发音及汉字排列都不同也不近似,不会给消费者造成混淆;3、原告在起诉之前从未向其提出任何口头或书面异议,且在接到本案诉状后已停止了生产和使用;4、企业字号系工商行政部门核准使用,故不属于法院受理和裁决范围;5、因被告没有构成侵权,故无需向原告支付赔偿金及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因此,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就其主张提供了下列证据:
第一组证据证明原告是“PROSUN及图”、“PROSUN 普罗尚”、 “PROSUN”、“保聖”、“PROSUN 保圣”注册商标的权利人。
1、第1578783号“PROSUN及图”商标注册证及核准商标转让证明;
2、第344530号“PROSUN 普罗尚”商标注册证及核准商标转让证明;
3、第1248955号“PROSUN”商标注册证及核准商标转让证明;
4、第688678号“保聖”商标注册证、核准转让注册商标证明及核准续展注册证明;
5、第3118923号“PROSUN 保圣”商标注册证;
6、第1248955号“PROSUN”商标的国际注册证明。
第二组证据证明原告产品质量过硬,有良好的声誉和知名度。
7、检验报告、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质量管理体系认证证书、美国宝丽来有限公司商标授权书、感谢信、专用太阳眼镜证明书、2006年5月《中国眼镜科技杂志》品牌榜及广告页。
第三组证据证明两被告实施了侵权行为。
8、被控侵权产品照片;
9、2006年5月18日保圣厂出具的出货单;
10、2006年5月13日南京泰利眼镜经营部的投诉信;
11、2006年5月、2006年5月14日消费者的投诉信及信封;
12、(2006)浙临证内字第1515号公证书及封存的产品实物。
第四组证据证明原告就本案诉讼支出的合理费用。
13、2006年6月28日保圣厂出具的出货单,金额为人民币546元。
被告李叔兴对第一、二、四组证据、证据9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对证据8因原告没有提供原件故不予认可;对证据10真实性有异议,理由为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该经营部主体资格的存在,且既无单位经办人的签章,也无申请证人出庭作证;对证据11中信封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对内容无法确认,且认为不能证明原告的待证事实。对证据12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没有异议,但认为其销售万丽特牌偏光眼镜根本没有侵犯原告的商标权,与本案无关。
被告李叔兴就其辩称提供了下列证据:
1、注册申请受理通知书,证明国家商标局于2005年5月18日受理被告李叔兴申请的“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商标注册;
2、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受理通知书及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检验报告,证明保圣厂获得相关许可后才生产系争眼镜产品。
原告对上述证据认为均系复印件,且与本案无关,故不予确认,但表示对国家商标局已受理被告李叔兴就“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商标申请注册的事实没有异议。
根据当事人对上述证据的举证与质证意见,本院认证如下:鉴于被告李叔兴对原告的第一、四组证据、证据9、12的真实性、合法性均无异议,且与本案事实相关联,本院对此予以采纳。对第二组证据中的《中国眼镜科技杂志》品牌榜及广告页,因双方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无异议,故本院予以采纳,但该组其余证据因与系争事实缺乏关联性,故本院对此均不予采纳。证据10系证人证言,被告李叔兴对真实性提出异议,且原告未申请证人出庭作证,故本院对此不予采纳。被告李叔兴对证据11中信函内容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且无法核实该两封信函寄件人的真实身份,故本院对此不予采纳。原告对被告李叔兴提交的证据1的真实性虽不予认可,但表示对其待证的事实没有异议,故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原告、被告李叔兴提供的其余证据因对方均对真实性不予认可,故本院不予采纳。
根据上述确认的证据,本院查明如下事实:
原告于1998年8月3日注册成立,经营范围包括生产、加工销售眼镜、镜片、镜框、眼镜零配件、批发零售百货、眼镜技术的推广等。
1994年5月7日,案外人贸利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经商标局核准注册了“保聖”商标,商标注册证为第688678号,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眼镜,太阳眼镜,滑雪用眼镜,自行车用眼镜,运动用护目眼镜,镜框(眼镜框),注册有效期限自1994年5月7日至2004年5月6日止。1999年4月28日该注册商标经商标局核准转让与案外人泰利公司,后经核准续展有效期至2014年5月6日止。2004年9月7日,该注册商标经商标局核准转让与原告。
1999年2月21日,案外人泰利公司经商标局核准注册了“PROSUN”商标,商标注册证为第1248955号,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眼镜;眼镜框,注册有效期限自1999年2月21日至2009年2月20日止。2004年9月7日,该注册商标经商标局核准转让与原告。2001年2月22日,该商标获准国际注册。
1999年4月10日,案外人泰利公司经商标局核准注册了“PROSUN普罗尚”商标,商标注册证为第344530号,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太阳镜;镜盒(商品截止),注册有效期限自1999年4月10日至2009年4月9日止。2004年9月7日,该注册商标经商标局核准转让与原告。
2001年5月28日,案外人泰利公司经商标局核准注册了“PROSUN及图”商标,商标注册证为第1578783号,核定使用商品第9类:眼镜链,光学矫正透镜片(光),眼镜盒(镜片盒),眼镜(光学),眼镜玻璃,眼镜框,眼镜架,眼镜,隐形眼镜,太阳镜,注册有效期限自2001年5月28日至2011年5月27日止。2004年9月7日,该注册商标经商标局核准转让与原告。
2003年7月14日,原告经商标局核准注册了“PROSUN 保圣”商标,商标注册证为第3118923号,核定服务项目第44类:眼镜行(商品截止),注册有效期限自2003年7月14日至2013年7月13日止。
2006年5月出版的《中国眼镜科技杂志》的“品牌榜”中载明,原告生产的“保圣”品牌太阳镜在“太阳镜”产品排名中名列第一。
被告保圣公司于2005年6月22日注册成立,经营范围包括眼镜及配件加工等,股东为李叔兴(即本案被告)和项慧萍。被告李叔兴于2005年9月19日经核准注册成立保圣厂,经营范围为眼镜制造,组成形式为个人经营。
2006年5月18日,原告从保圣厂购得品名为“玻璃”的“保圣王子”眼镜3副、品名为“司机专用”的“保圣王子”眼镜7副,金额合计为人民币268元。
2006年6月27日,原告向浙江省临海市公证处申请证据保全。该公证处两位公证人员随同原告委托代理人陈一虹于2006年6月28日上午来到浙江省临海市杜桥镇府前街283号浙江眼镜城第177-178号店铺,陈一虹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购买了保圣王子玻璃光学太阳镜5副、保圣王子司机安全专用镜4副(白/红盒各2副)、保圣王子防曝玻璃偏光太阳镜1副、万丽特偏光太阳镜1副。并从该店铺当场取得盖有“临海市保圣眼镜厂”公章的出货单1张,金额合计为人民币546元。浙江省临海市公证处于2006年6月30日对此过程出具了(2006)浙临证内字第1515号《公证书》,并对所购的保圣王子玻璃光学太阳镜2副、保圣王子司机安全专用镜3副(白盒2副、红盒1副)、保圣王子防曝玻璃偏光太阳镜1副、万丽特偏光太阳镜1副封存后交由陈一虹,其余眼镜封存后留存于该公证处。
经当庭拆封查验,原告及被告李叔兴对上述眼镜实物及其包装等特征均不持异议,具体表现为:
1、保圣王子玻璃光学太阳镜2副:黑色的掀盖式包装盒,翻盖的正反面均印制有 “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  玻璃光学太阳镜” 标识,在其中1副太阳镜的包装盒的侧前方亦印制有上述标识;太阳镜的右镜片上贴有“防曝玻璃太阳镜 POSONPRINCE”标识的透明贴,左镜片上印制有“PONPCE”标识;两鼻架上均标有“保圣王子”标识;在镜脚的前端及右镜脚末端均标有“PONPCE”标识,左镜脚末端标有“保圣王子 62□13-143”标识;盒内所附镜布的一角处印有“保圣王子 POSON PRINCE”;盒内所附吊牌的塑料部分正反面分别印有“保圣王子”和“POSONPRINCE”标识,吊牌的纸制部分标有“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EYEWEAR GLASSES 保圣王子玻璃光学太阳镜”以及“品名:保圣王子玻璃光学太阳镜……经销商: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寺平南路16号1312室……制造商:临海市保圣眼镜厂 地址:临海市杜桥杜南”等字样。
2、保圣王子司机安全专用镜2副(白盒):白色的外包装盒上下方均印有“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 司机安全专用镜”标识,前后两侧均印有“经销商: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金山区亭林”字样;黑白双色的内包装盒上印有“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 司机安全专用镜”标识;太阳镜两鼻架上均标有“PONPCE”标识;右镜脚上标有“PONPCE 2129”标识,左镜脚末端标有“保圣王子”标识。盒内附有产品介绍册,其中印有“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经销商: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等字样。
3、保圣王子司机安全专用镜1副(红盒):红色的掀盖式包装盒,盒盖的正反面均印有“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  司机安全专用镜”标识;盒内所附吊牌的塑料部分正反面分别印有“保圣王子”和“POSONPRINCE”标识,吊牌的纸制部分标有“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品名:保圣王子司机安全专用镜……经销商: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寺平南路16号1312室……制造商:临海市保圣眼镜厂 地址:临海市杜桥杜南”等字样;盒内附有前述相同的产品介绍册。
4、保圣王子防曝玻璃偏光太阳镜1副:墨绿色的掀盖式包装盒,翻盖的正反面均印制有 “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  防曝玻璃偏光太阳镜” 标识;太阳镜右镜片上贴有“防曝玻璃偏光镜 POSONPRINCE”标识的透明贴;两鼻架上均标有“PONPCE”标识;右镜脚末端标有“PONPCE 8012”标识,左镜脚末端标有“保圣王子 59□15-134”标识;盒内所附镜布的一角处印有“保圣王子 POSON PRINCE”;盒内所附吊牌的塑料部分正反面分别印有“保圣王子”和“POSONPRINCE”标识,吊牌的纸制部分标有“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EYEWEAR GLASSES 防曝玻璃偏光太阳镜”以及“品名:保圣王子防曝玻璃偏光太阳镜……经销商: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 地址:上海市金山区亭林镇寺平南路16号1312室……制造商:临海市保圣眼镜厂 地址:临海市杜桥杜南”等字样。
5、万丽特偏光太阳镜1副:太阳镜右镜脚上标有“PONPCE 2129”标识,左镜脚末端标有“保圣王子”标识。
另查明,商标局于2005年5月18日已受理被告李叔兴就“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商标申请注册(申请核定商品为国际分类第9类)。
本院认为,原告全圣公司经商标局核准受让取得了“PROSUN及图”、 “PROSUN 普罗尚”、“PROSUN”、“保聖”注册商标专用权,及注册取得了“PROSUN 保圣”注册商标专用权,且上述5个注册商标均在注册有效期内,因此,原告对上述5个注册商标所享有的商标专用权应受到法律保护。
本案的主要争议焦点为:1、两被告使用“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POSON PRINCE”、“保圣王子”、“PONPCE”4个商标标识的行为是否构成对原告所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2、两被告在企业名称中使用“保圣”字号的行为是否构成对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犯。
针对本案的第一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规定:“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规定的商标近似,是指被控侵权的商标与原告的注册商标相比较,其文字的字形、读音、含义或者图形的构图及颜色,或者其各要素组合后的整体结构相似,或者其立体形状、颜色组合近似,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认为其来源与原告注册商标的商品有特定的联系。”第十条规定:“人民法院依据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的规定,认定商标相同或者近似按照以下原则进行:(一)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二)既要进行对商标的整体比对,又要进行对商标主要部分的比对,比对应当在比对对象隔离的状态下分别进行;(三)判断商标是否近似,应当考虑请求保护注册商标的显著性和知名度。”
本案中,就被控侵权产品上使用的“保圣王子”商标标识与原告的“保聖” 注册商标比对,两者均系由中文文字组成,前者比后者仅多了“王子”两字。“保圣”与“保聖” 虽有字体繁简之分,但两者读音相同,且均无固有含义,系臆造词。而“保圣王子”标识中,“王子”这一词语本身不具备显著特征,故在该词组中“保圣”系主要识别部分,因此,当两者均使用在眼镜商品上时,容易使相关公众对商品的来源产生误认或者误认为两者所指向的商品来源之间存在特定联系,故上述两商标构成近似。
就被控侵权产品上使用的“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商标标识与原告的“PROSUN 保圣”注册商标比对,两者均系中英文组合商标。从商标的文字组成结构来看,两者均呈英文和中文上下结构排列。就英文部分而言,“POSON PRINCE”与“PROSUN”从整体上来看字母的组成有所差别,但字母“P”、“O”、“S”、“N”、“R”的写法完全一致,其中“POSON ”与“PROSUN”均无固有含义,“PRINCE”则是“王子”的意思,而“POSON ”与“PROSUN”相比,读音相近,所对应的中文均为“保圣”。就中文部分而言,“保圣王子”与“保圣”如前所述,容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两者之间存在某种关联。此外,按照国内消费者的一般注意习惯,中英文组合商标中的中文部分相对于英文部分而言更容易引起关注和接受。虽然前者使用在商品上,后者经核定服务项目为第44类“眼镜行”,但由于眼镜商品与眼镜行存在特定联系,容易使相关公众混淆,故两者构成类似。因此,通过对商标的整体及主要部分的比对,可以认定上述两商标亦构成近似。
就被控侵权产品上使用的其它商标标识:“POSON PRINCE”、“PONPCE”与原告的其余3个注册商标:“PROSUN及图”、 “PROSUN 普罗尚”、“PROSUN”相比,无论从商标读音、含义,还是整体结构等方面均不相同亦不近似。通过上述分析,本院认为,保圣厂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原告的注册商标“PROSUN 保圣”、“保聖”近似的商标的行为,构成对原告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因保圣厂系个体工商户,其所产生的权利义务均由其经营者即被告李叔兴承担,故被告李叔兴应当承担停止侵权、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同时,在被控侵权眼镜产品的吊牌及产品介绍册等中均明确标注了“经销商: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故被告保圣公司就销售侵权产品的行为与保圣厂构成共同侵权,两被告应当承担连带民事责任。关于被告李叔兴辩称因其已就“POSON PRINCE 保圣王子”申请注册商标,故其不存在主观侵权故意,本院认为,经营者在使用未经核准注册的商标时,应当遵守我国商标法的有关规定,不得侵犯他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故该辩称意见不能成立。
针对本案的第二个争议焦点,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规定:“下列行为属于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给他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造成其他损害的行为:(一)将与他人注册商标相同或者相近似的文字作为企业的字号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突出使用,容易使相关公众产生误认的……”。本案中,原告以两被告实施商标侵权行为为由提起诉讼,虽然两被告所使用的企业名称的字号均为“保圣”,但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两被告有突出使用该字号的行为,而且我国商标法中也并没有明确规定将他人的注册商标作为自己企业名称中的字号未突出使用的行为亦构成商标侵权。事实上,被告保圣公司和保圣厂经过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核准设立后,就依法享有企业名称权,而原告虽已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但当两者出现权利冲突时,并不能简单地断言是否构成商标侵权。本案中,原告虽然能够证明其享有注册商标专用权,但是却未能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两被告系恶意实施了将原告的注册商标作为字号突出使用的行为并直接产生了损害后果,故原告主张被告保圣公司和保圣厂登记的企业名称中含有“保圣”字号与其商标文字相同即构成商标侵权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难以支持。
关于原告要求两被告在《中国眼镜科技杂志》上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的诉讼请求,本院认为,因消除影响的范围应当与被告实施的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影响及范围相一致,原、被告同属眼镜行业,而《中国眼镜科技杂志》系眼镜行业杂志,故对于原告要求两被告在该杂志上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的诉讼请求可予支持。至于赔礼道歉的诉请,因本案涉及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系一种财产性质的权利,原告亦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因两被告的侵权行为所受到的商誉损害,故原告的该项诉请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数额的确定问题,鉴于原告未举证证明原告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以及被告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故本院根据原告的请求,综合考虑原告商标的声誉、被告实施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情确定两被告应当承担的赔偿数额。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被告李叔兴停止侵犯原告厦门全圣实业有限公司对“保聖”注册商标(商标注册证第688678号)、“PROSUN 保圣”注册商标(商标注册证第3118923号)所享有的注册商标专用权;
二、被告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被告李叔兴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在《中国眼镜科技杂志》上刊登声明,就其商标侵权行为消除影响,声明的内容须经本院审核,费用由两被告承担;
三、被告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被告李叔兴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赔偿原告厦门全圣实业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30,000元,两被告之间互负连带责任;
四、原告厦门全圣实业有限公司的其余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7,010元、财产保全费人民币1,020元,合计人民币8,030元,由原告厦门全圣实业有限公司负担人民币3,613元,被告上海保圣眼镜有限公司、被告李叔兴负担人民币4,417元,两被告之间互负连带责任。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黎淑兰
代理审判员 刘 静
代理审判员 朱 俊


二○○六年十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谭 尚

 

返回上一页    

 
国内注册: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设计策划: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版权登记: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专利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免费注册 | 网站导航 | 服务说明 |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代理合作 |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厦门商标注册网主办 厦门中源知识产权事务有限公司协办 联系电话:0592-2687886 2686886 传真:0592-2395705 业务手机:13606911766
        地址:厦门市湖滨西路8号协成通商大厦301室
Copyright© 2003-2006,zhongy.com.cn.all rights reserved.